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赛李敖甚精不愚斋

编为一家言 以备史阙文

 
 
 

日志

 
 
关于我

左手执庖丁之牛刀,右手握班超之投笔,遗世而独立。任尔东风西风,我植青松一棵。任他白猫黑猫,我做老鼠一只。出身工人家庭(不敢高攀工人阶级),身为小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又名“李迦牟尼”。高举李敖主义的大旗,中国智慧党党员。

网易考拉推荐

王母娘娘和齐天大圣  

2011-02-01 12:34:20|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玉帝散朝回到寝宫,此时王母娘娘早已备好美酒佳肴等玉帝一起用晚饭。玉帝落座后,一看菜品,龙肝凤髓、熊掌猩唇,比往日丰盛许多,就问:“夫人,今天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王母娘娘举杯款款道:“五十亿年前的今天我认识了你!那一天的情景仍然历历在目,就为那一天干一杯吧!”

玉帝道:“难为夫人这么有心,我都有点记不得了。那时候我正在为理想奋斗和打拼,有幸遇见了你!没有夫人的鼓励和支持,也就没有我的今天!”当下夫妻二人碰杯共饮。

王母娘娘放下酒杯道:“那后天的日子我想你不会不记得了吧。”

玉帝道:“我与夫人与天地山川齐寿,很多过去遥远的日子累积到现在已是天文数字,令人算都算不过来了。该不会是我诞辰多少多少亿年的纪念日吧?”

王母娘娘一听气道:“不必问我!你诞辰多少多少亿年的日子你应该去问你妈!”

玉帝大笑:“夫人你生气的样子更是美得无以复加!我故意逗你的!其实我怎么会忘记呢?后天是我俩结婚三十亿八千万周年纪念日!”

王母娘娘这才转怒为喜,又道:“那你怎样给我一番惊喜呢?我已经准备好了!”

玉帝面有难色道:“本来我想好好和你庆祝一下,只是今日才得通知,后日须赴西方极乐世界听我佛如来传经说法五日。你也知道这是西天盛事,我不能不去。公事要紧,今晚就和夫人一起提前庆祝吧。”

王母娘娘闻言无可奈何,只得说:“如此也罢了,年年我们也都纪念过。既然玉帝有要事在身,老夫老妻的,也不差这一天了。只是最近颇感倦怠,后天我就前往瑶池休养好了。”

玉帝道:“如此尚好,夫人身体要紧。况且小别胜新婚,待我返回再加倍补偿夫人。”于是低声下气,温言软语相劝良久。

天界的一个清晨,瑶池波平如镜,王母娘娘独自在窗前凝望。王母娘娘在等一个人,不,是一位仙;不,是一个神圣;不,是一尊佛。一尊让她本来觉得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瓜葛的佛。

王母娘娘衣袖一拂,窗前瑶池霎时冷月孤悬,松树垂影。又一拂,瞬间又是蝶舞莺飞,骄阳似火。王母娘娘衣袖又是一拂,一时瑶池冰天雪地,寒风凛冽。王母娘娘转身而去,衣袖再一拂,瑶池顿时又春雨绵绵,柳色新新。待雨过天晴,百花盛开,王母娘娘沉迷香氛,独坐高台,只见瑶池蓝汪汪的水里,映出半身倩影,一头秀发如瀑布般止于肩前,衬托一张绝美的脸庞,星眸流转,看着镜中人缓缓梳妆。

王母娘娘想起他的样子,不禁微笑。他虽然是一尊佛,可是佛家的戒律好象就是他制定的一样。遵守起来,如来佛祖都佩服有加;不遵守起来,西门庆也自叹弗如。他好象无所不知,又好象一无所知。和他在一起,她忘了我是谁,不再觉得自己是西王母,有时候她竟然会产生放弃王母的想法。她爱听他的甜言蜜语,她服气,她开心,她快乐,她冲动,她无奈,她生气,有时候她甚至想揍他。从来没有一个人,让她发现自己好象都不了解的一面或多面。然而,她也从来都不会在心目中去比较这两个她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曾经沧海依旧水,除却巫山还有云。”他这样改诗,惹得她好笑,真的让他言中了。

王母娘娘梳着梳着,她忽然发现水镜中的秀发上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戴上了一朵黄花,而她分明感到自己的头上并没有插花。水中花色却渐渐淡去,在她的头像旁又渐渐显出一副带笑的脸相。王母娘娘芳心窃喜,捡起一枚小石子儿弹了过去。“卟”的一声,那脸相上起了一阵涟漪,模模糊糊又隐去了。

突然又响起了一阵嗡嗡声,一只苍蝇从窗户里飞出来,神气活现地四处乱舞。瑶池仙境里竟然会有苍蝇?!只见那只苍蝇没头没脑地就飞向王母娘娘,收了翅膀,“叮”的一下就扒在了王母娘娘的红唇上。王母娘娘只觉痒痒地,吐也不是叫也不是,又气又好笑!那只苍蝇搓了两下后腿,振振翅,嗡地又飞到王母娘娘身后,一道金光一闪,青烟散去,现出了一位不僧不俗的行者。

那行者弯腰作揖道:“唐突了佳人,还望娘娘海涵!”

王母娘娘把秀发捋过去,转头笑道:“就知道耍贫嘴!你怎么变成这么不堪的东西?太恶心了!”

行者笑道:“这算什么?当年我还变过老鸨呢!”

王母娘娘笑道:“你和观音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观音当年为传布佛法,艰苦卓绝,不惜化身为你这个老鸨治下的花魁!”

行者大笑:“知我者,娘娘也!不过观音可男可女,忽男忽女,亦男亦女,不男不女,对方如何配合,实在高难度。所以,我宁死也不会勾引观音。下次见到观音,一定要好好问问他她它的情史!”王母娘娘一听笑得花枝乱颤。

王母娘娘伸过纤纤玉手,握住行者的手,仰头问道:“今日怎么这么晚才来?”

行者道:“今日恰逢如来设坛讲经传法,我就去捧捧场。听着听着,忽然想起了你,于是就留分身在那里专心致志,故此来晚。”

娘娘笑道:“什么时候才轮得到你开坛讲经呢?不过想来也没有什么好话。”

行者道:“本来想跟如来好好商量一下,下次由我为诸天主讲印度爱经,并以欢喜佛为教学道具,但恐如来小心眼生气,所以就罢了。”

王母娘娘笑得直不起腰,星眸里面早已是泪光闪闪:“你…你不要再逗我了!”

行者道:“我就是喜欢看你笑。”

娘娘道:“那我就偏不笑!”

王母娘娘起身,轻移步伐,走到门前,一只手搭在门框上,回眸一笑:“花和尚,你给我进来!”行者一听,如闻仙乐,又见娘娘风情万种的样子,不觉三魂飘荡,七魄飞扬,乖乖跟了进去。

王母娘娘拿起桌上的一本《西游记》,笑道:“你怎么跟书里记载得不太一样呢?书里可大夸你坐怀不乱的美德啊!”

行者笑道:“也太难为吴承恩了!其实以他那个年代的情形,为我作传的也只有他了,已经是写得最好的了,虽然他并不太了解我。要知道,酒色财气,不碍菩提路。”

娘娘笑道:“我刚开始看的时候,也差点上当了。我看到第七回八卦炉中逃大圣五行山下定心猿这一段,说你炼成火眼金睛,蹬倒了八卦炉,掣出如意金箍棒,不分好歹,大乱天宫,打得那九曜星闭门闭户,四大天王无影无形。接着作者还专门写了首诗大赞你使棒:

一点灵光彻太虚,那条柱杖亦如之。

或长或短随人用,横竖横排任卷舒。

简直是赤裸裸的秽诗!我看了之后,只觉得你是个不折不扣的性无能!所以潜意识里为了补偿,你才会鬼使神差到东海龙宫去寻找如意金箍棒;所以你舞起金箍棒来,才舞得那么强大!”说完禁不住大笑。

行者也大笑,还道:“你是在说唐僧吧。那么你现在还这样认为吗?”

王母娘娘呸了一声:“你真坏!”

行者笑道:“原来王母娘娘也撒娇说‘你真坏!’”。

又道:“其实蝎子精、玉兔女儿国王,都是敢爱敢恨的真女子,可惜碰到了不解风情的唐三藏。”

王母娘娘道:“也许你也不了解唐僧,他可能认为为了西天取经,为了终成正果,他必须要摒除一切欲念。”

行者道:“有道理!高见!”

王母娘娘幽幽地说:“臭猴子,你认为情之为物,是朝朝暮暮好呢?还是聚聚散散好?”

行者道:“站在众生的立场,随缘而定了,非情愿所能为。如果要我来选,聚的时候我会珍惜,散的时候我会笑着面对。”

王母娘娘道:“一碰到这样的问题,你就开始假正经,都忘了说谎话哄我开心了。”行者哑口无言,不知该如何应答,只有默不作声。

娘娘又道:“可能是我生得太早,而你生得太晚,否则你就是玉皇大帝了。”行者道:“能乎哉?不能也!不过,如果我能早点遇上你,什么天宫,我也不会闹了;什么取经,我也不会去了。”

王母娘娘大是感动,偎在行者身旁:“你真是滑头,尽说些甜言蜜语骗人。”

王母娘娘眼神变得迷离,缓缓道:“那年七夕,我专门去鹊桥上看望了牛郎和织女,他们实在感到很意外,还以为我是来示威伤害他们呢。其实我是来为当年的事情表示谦意,并说如果他们愿意,我就抹平银河,拆了鹊桥。”

行者大惊:“我没有想到你会这样有勇气!”。

王母娘娘道:“那是多亏了你!喜欢上你,我一切才放得开了!你猜他们怎么说?”

“我当然猜不出来!”

“他俩听到我这么说,全都哭了。他们说等我认错这一天终于等到了,他们虽然为之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但是很值得。他们说为了我的道谦,本来马上就可以相聚团圆,长久厮守,但是他们商量好了,因为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人间聚少离多者也不计其数,为了人间的那个七夕,为了七夕的那些想望,他们愿意一直就这样下去。”

“不愧是一对伟大的情人!他们下一次见面,心境和以前就再不同了!”

“说得是!他们还提到了那首广为流传的打油诗——所有人都说是西门庆写的:

牛郎织女枉断肠,一年才叫一次床。

不如从此分手去,红绡帐里觅鸳鸯。

跟你认识后才知道原来是你写的!你也知道西门庆吹牛皮还想盗我女儿呢,现在你知道他是怎么死的了,我做的。他们说读了这首打油诗后也曾一度动摇,想想干脆分手算了,何必令亲痛仇快?后来我倒是想,如果西门庆往正里走,可能就是你;如果你反而行之,就一定是西门庆。”

行者笑而不答,只是揽王母娘娘入怀道:“佛家有言: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假若按照吴承恩的描述,那么空不见色,怎能生情?不能生情,如何入色?不能入色,焉能悟空?我们就色情先?”

娘娘笑道:“天下的淫贼都是这个理由。我偏要看看你怎么猴儿急!”

行者笑道:“你在瑶池为我梳妆,我在瑶池为你洗脚好不好?”

王母娘娘笑道:“那真是便宜你了。”说着,衣袖往身后一拂,瑶池仙境顿时暮色笼罩,只有淡淡的月光朦朦胧胧透进窗里来。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