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赛李敖甚精不愚斋

编为一家言 以备史阙文

 
 
 

日志

 
 
关于我

左手执庖丁之牛刀,右手握班超之投笔,遗世而独立。任尔东风西风,我植青松一棵。任他白猫黑猫,我做老鼠一只。出身工人家庭(不敢高攀工人阶级),身为小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又名“李迦牟尼”。高举李敖主义的大旗,中国智慧党党员。

网易考拉推荐

喻评之驳鄢烈山评陈文茜  

2010-07-30 14:35:55|  分类: 喻世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刚看到鄢烈山的《陈文茜为何会变身余含泪?》,认为陈文茜评韩寒小朋友时不知轻重,不仅又引起了我反驳的兴趣。

之所以是“又”,因为赛李敖2008年曾为大文《鄢烈山评论李敖的滥调》,专门驳斥鄢烈山评李敖的怪论。读者若有兴趣,可自去参看,当知吾言不虚发也。

其实我们宁愿鄢烈山去多写些针砭时弊的杂文,而不是对他不喜欢不了解或者误解的李敖和陈文茜说些无关痛痒的口水话。当你耐着性子看完他的这篇文章,你的印象是,没有识见,文笔拖沓芜杂,毫无起码的杂文质量。兹逐点反驳如下,以正视听:

一、他说陈文茜“不承认他(韩寒)是作家”,这是胡乱推断和造谣了!什么时候陈文茜说过或承认韩寒不是作家了?实在不负责任。他说“从陈博士陈女士口里吐出来的‘象牙’却是韩寒“说话就像放屁一样轻松”这样的粗话。”首先,“说话就象放屁一样轻松”是不是粗话,很值得商榷和议论。说话是生理现象,放屁也是生理现象,放屁当然很轻松也很爽。“说话象放屁”,不过是一般的比喻,虽然不是什么好话。赛李敖的记忆告诉我,鄢烈山骂李敖“是个不择手段的文化流氓”,不知道说陈文茜骂粗话的人,比如鄢烈山,他的这句话是什么话?他说韩寒的回应“我不跟女生争辩”,“多么机智而文雅有风度”,“对年过半百以长者自居的陈文茜用‘女生’一词尤其精彩”。其实他不知道,台湾不管对多大年纪的男人和女人,都可以用“女生”、“男生”来称呼,你实在不知道以“女生”称呼陈文茜精彩在哪里。如果鄢烈山看了赛李敖毫不留情反驳他的文字,“我不跟男生争辩”,可能更“机智而文雅有风度”。当然,这是枝节的问题,但也可以想见鄢烈山某些方面的见识。

二、他说“如果说韩寒确有不如名记陈文茜了解多的一面,比方接待她的上海官方的努力和甘苦,那么,韩寒及其亲友街坊作为原住民的切身感受,肯定也有陈文茜根本不可体察的吧?如果说旁观者清,那么我这个一次也没采访世博的外省人是不是比你陈文茜对世博更有知?”全都是自问自答,无中生有的推断,毫无任何意义,和陈文茜以及韩寒对世博的了解全无关系。如果你看过陈文茜的世博专题电视节目,不要说韩寒,你再对比其他同类节目,当知陈文茜说韩寒“对上海世博的无知,显得浅薄和没文化……”实在太中肯了。上海官方再努力辛苦,那是统战任务啊,那是本职工作啊,何况世博的推介还要借重海外誉为华语“媒体霸权”的陈文茜啊,感谢还来不及呢。

三、鄢烈山以前按他自己的话说“欣赏李敖,还写文章赞扬过他”,可是老了之后,突然讨厌甚至厌恶起李敖来了,所以,恨屋及乌,对李敖的好朋友陈文茜也连带讨厌,自然也在情理之中。可是一个人做人怎能如此前后不一致,如此自相矛盾,如此自我对自我变节?怕不是“否定之否定”的哲学应用过了头吧!李敖以独立人格,艰苦卓绝半个世纪,没有任何改变啊,所以前后两个阶段的鄢烈山,其中必有一个善变而有问题。他说“陈文茜评韩寒也不忘以引述李敖贬韩的狂言来开头,而且她到书展就是为推销李敖17岁的儿子李戡的书(由她作序)站台的。投桃报李,互相吹捧,谁说只有“文人相轻”呢?”完全是没有水准的情绪话。他夸韩寒“多么机智而文雅有风度”、“识时务顾大局”、“有洋派的绅士风度”、 “用‘女生’一词尤其精彩”,而对李敖、陈文茜则极尽酸讽之能事,不知道是不是“投桃报李,互相吹捧”和“文人相轻”?

四、鄢烈山自己恐吓自己,他竟然说陈文茜随口一句“说话就象放屁一样轻松”的话,“我们这些在大陆语境中长大的人却知,这样的话曾是多么严重的指控”!赛李敖也是“在大陆语境中长大的人”,我就不知这话有“多么严重”!如果心胸开阔,还有一点幽默感,这话反而能令人哈哈一笑。陈文茜又不是当权派,陈文茜又不是核发你文章的大官,这句话算什么“多么严重的指控”呢?文革的事我们不说它,因早已否定,“反革命罪”早经修宪改为“危害国家安全罪”,也不说它,至于“在‘人权’还是中国大陆禁忌词的上世纪”,完全就是乱盖的笼统之言了!其实在任何“语境”下,骂别人是“文化流氓”,才不知道是“多严重的指控”呢!而他自己倒不觉得了,怪哉!

五、最后,他说陈文茜“批韩寒、劝告韩寒的话,竟那么像2008年汶川大地震之后、余秋雨那篇著名的《含泪劝告请愿灾民不要被反华势力利用》”,可是我们一对比陈文茜和余秋雨的言论,发现这是鄢烈山自己的想象,因为根本就不是一个妈生的,一点都不象。平心而论,即使是余含泪,也只是“劝告”而已,他也是善意地提醒大家注意反华势力的操弄,难道这也有问题?难道这也算高唱文革的“前朝曲”?值得去罗织和比附居心吗?西方有句谚语,说当你跳起来的时候,别忘记看看四周。在西方话语霸权的“语境”之下,在反华势力的鼓噪下,我们对自家人多难听的话自然可以随便讲,可是面对外国人时就得注意分寸了。陈文茜自由民主人权的大道理不比你懂,正因她是“留美的、台湾的、民进党的‘中央宣传部长’的陈博士,所以她对西方的话语霸权和妖魔化中华的势力和语境才更为警惕。所以,陈文茜从来就不会“这样看问题”,难怪他“草此文时仍然没有理出个令自己信服的头绪”了。(2010.07.30)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