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赛李敖甚精不愚斋

编为一家言 以备史阙文

 
 
 

日志

 
 
关于我

左手执庖丁之牛刀,右手握班超之投笔,遗世而独立。任尔东风西风,我植青松一棵。任他白猫黑猫,我做老鼠一只。出身工人家庭(不敢高攀工人阶级),身为小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又名“李迦牟尼”。高举李敖主义的大旗,中国智慧党党员。

网易考拉推荐

喻评之李敖和陈文茜:现代才子和才女的佳话  

2010-07-26 16:37:39|  分类: 喻世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敖曾戏评两个名女人,说“有的美女想变成才女,但是失败了”,这个女人就是前妻胡茵梦;又说“有的才女想变成美女,也失败了”,这个女人,就是李敖的忘年红颜知己(虽然这个词已较俗但也适用)——陈文茜。古代以来,才子和佳人的轶事已经很老套了,让我们看看现代才子和才女的佳话,而最最典型的范例,无过于李敖和陈文茜了。

其实光是李敖眼中的“非美女”,陈文茜就把民进党和台独分子搞得神魂颠倒了!如果更美一点,达到李敖所谓“高瘦白秀幼”的标准,那民进党岂不是要亡党了吗?陈文茜无论如何都是一个绝代女人,她的声音、气质、风华自成一家!我敢打赌,同样是主持电视节目,整天抛头露面,喜欢陈文茜的一定要比喜欢李敖的多得多!陈文茜不需要再美一些,否则,华人世界就少了一个现代伟大女性,而多了一个普通的美女。大家都爱美女,可是你不觉得现在的美女早已是千篇一律了吗?

才子和才子,才女和佳人,鲜有可能传出美谈。男人和男人之间,争权争地位争女人,类多瑜亮情节,只有刺猥和战败的刺猥之分;女人和女人之间,争名争钱争男人,类多双眉斗画或蛇蝎情节,只有皇后和妃嫔、正房和二房、大奶奶和二奶奶之分。所以,必才子和佳人,方多佳话之可能。才女,少了那话儿的男人,有时对男人的威胁比男人还大,故才子和才女,本明争暗斗,势成水火,而竟成佳话,亦云奇矣!

陈文茜承认,“李戡的爸爸李敖是我人生最重要的启蒙者”。她说“只知道没有一次谈话后,我不是开心的回家。”当她觉得支持不下去快崩溃的时候,李敖总是给她打气,让她倍感鼓舞,充满勇气,回头再继续和人间的不义作对。于是我们就不断看到率先揭“3·19”两颗子弹真相的陈文茜,率先揭空运钞票的陈文茜,一个一再向人们印证真理和正义的女性。

李敖大师对陈文茜也是称道有加。“在陈文茜面前,我未免要有Diamond cut diamond(钻石切钻石、王牌对王牌之意)的沮丧。”要“分一个第一给她”, 即在文才和口才上与陈文茜并列第一。

李敖大师赞陈文茜的口才:

 “陈文茜的口才可说前无古人,大家都推服无间。”

的确,陈文茜无论体型、口才、睿智,都和美帝黑洋婆子欧普拉有得一比啦!

李敖大师赞陈文茜的文采:

“陈文茜文采也是「妙天下」的,赞美她的文采,有四个字最恰当,就是「精、灵、鬼、怪」,在陈文茜笔下,构思之精、比喻之灵、布局之鬼、运作之怪,都是中国独步的,中文在她手里、国语在她口里,都是Diamond一波未平、Diamond一波又起的,被称为「媒体霸权」的陈文茜如此波霸,岂不名至实归吗?”

细心的读者会发现,李敖大师只在“口才”和“文采”这两方面上分第一给陈文茜,而大师的“主权”其实一点未让。本来嘛,在赛李敖看来,陈文茜文采虽棒,但是惜乎著作数量太少太少啦,而李敖大师的著作已达至少一千五百万字,四十大巨册,其中九十六本曾被查禁。据《李敖大全集大陆新版序》,大师还将把全集海量再翻一番,达八十巨册,二、三千万字,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文化盛事了!真的,关注过半个世纪的李敖的言、行、书以及陈文茜的人,总会产生“不敢复读天下之书,不敢复与天下之事”的幻觉和错觉。

细心的读者还会发现,李敖罕有地说陈文茜“如此波霸”(十分有趣的是,陈文茜也提到过李敖的那部分)。关于这个话题,还有陈文茜的一段“媒坛轶事”。有一次陈文茜上综艺节目,有个促狭的男人口头上想吃陈文茜的豆腐,就问她胸围几何?陈文茜立即反击说,你告诉我你的有多长,我就告诉你我的有多大。于此可见陈文茜对付男人的绝招和陈文茜之辣!这就是陈文茜,有脑而让人不忘其胸之大!

陈文茜对大她23岁的李敖敬而不远之,亲热地呼其“李敖大哥”,而“李敖大哥大”也很宠这个“文茜小妹大”,异姓兄妹,胜似亲兄妹。两人伶牙俐齿,经常戏谑地逗嘴。陈文茜养了六条狗,李敖戏称其为“陈六条”。后来一只逝世,少了一条,李敖赶紧和朋友买名狗相送,以补足“六条”之数,而陈文茜则为其取名“李敖大哥大”。陈文茜后来在节目中说,李敖送的这条狗个头挺大,但很孬很懦弱,名不副实,一到人多的街头,就浑身发抖打颤。她就问李敖这是为什么,李敖附耳小声告诉她这其实就是他的另一面。李敖曾说陈文茜你们这些少了那话儿的强势新女性最后都没有好下场(意谓年华老去孤独终老),陈文茜反驳说那也比嫁给李敖的下场好,后来陈文茜把此话作了局部修正:你要嫁就嫁给年老的李敖。陈文茜上《康熙来了》节目,申佛洛伊德学说之义,说李敖最怕别人说他那部分小,“李敖就是我的狗,我把李敖给阉割了。”李敖说陈文茜也有笨的时候,“陈文茜一碰到感情问题啊,就是最笨之一,哈哈!”

男人和女人之间,喜欢容易尊重难,上床容易了解难。胡适曾赞青年李敖,“你比我胡适之还了解胡适之”,而陈文茜无疑也是最“了解”李敖的了!陈文茜敬重李敖当然就更不用说了!近之则逊,远之则不恕,这种友情,非马恩之谊可比也。

古代才子和佳人,鲜少能冲破政治和文化上的束缚和枷锁,类多虚幻、不实、夸张的传说和悲剧,至于哭哭啼啼的滥情,更无论矣。近代才子陈寅恪,老来写《柳如是别传》,同受现实处境,间或自我代入,权为替身,感伤情绪亦复多有。现代才子和才女,李敖和陈文茜,大义论交,血战玄黄之后,常常逗嘴于电视节目和笔端,令人会心而莞儿,该是何等的扬眉吐气啊!(2010.07.26)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