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赛李敖甚精不愚斋

编为一家言 以备史阙文

 
 
 

日志

 
 
关于我

左手执庖丁之牛刀,右手握班超之投笔,遗世而独立。任尔东风西风,我植青松一棵。任他白猫黑猫,我做老鼠一只。出身工人家庭(不敢高攀工人阶级),身为小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又名“李迦牟尼”。高举李敖主义的大旗,中国智慧党党员。

网易考拉推荐

赛李敖短篇小说之牛郎织女新传——大结局  

2010-07-11 01:18:48|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一年的七夕。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人们已把它当作令人留恋的传统情人节来过了。
    “银烛秋光冷画屏,轻罗小扇扑流萤。天阶夜色凉如水,卧看牵牛织女星。你说从杜牧写完这首诗后,到现在有多少年了?”
    “有一千多年了吧,我也搞不清楚。可是我知道,秋光还是那时的秋光,夜色还是那时的夜色。只是我们已很难再见到流萤了,只有不停找我们叮的蚊子。”
    “哈哈!你别说笑了,破坏气氛!我真的很同情这首诗里的宫女。如果时光倒流,也许那晚卧在天阶上的她就是我。你知不知道,因为有你,我再也不用一个人去看牛郎织女星了。”
       他没有说话,只是手臂用些劲,拥紧她的肩膀。
    “你说现在喜鹊们忙活了大半天,鹊桥应该是搭好了吧,织女又可以和牛郎见面了!虽然他们仙人永隔,可是我却要特别祝福他们!”
 
       天知道也许这只是他们小儿女的一厢情愿。往年的这时候,牛郎和织女早已相依相偎坐在桥上,望着满天飞的口头、电话、信件、传真、电报、电邮、网聊甚至最便捷的联通或移动的短消息所载的人间情语,挑选出一些来,互相读给对方听,然后相顾而笑或脉脉无语。可是今年的这个时候,俩人已无暇顾及这些了,正面对面站在桥上拌嘴呢!据天书记载,这是千百万年以来牛郎和织女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争执,而整个过程应该是这样的:
    “牛郎,一年来你过得可好?”织女说着这句重复过千万遍的问候语,殷切依旧。
    “唉!一言难尽!”
    织女一惊,因为以住牛郎会满怀深情地回答:“我过得还好,只是娘子可苦了你了!”
    “牛郎,我看你满腹心事,但说出来无妨!”
    “织女,你我一世情缘,算起来何止千百万年。只是,你不觉得太冗长了吗?我在下界,多少个白天黑夜算着等,度日如年;而你在天宫里不过是短短的弹指一日!”
    “可是我在天上每分每秒的思念和你每天每夜的煎熬又有什么分别呢?我根本没有天天都见到你的感觉,我们苦苦相候的时间是等长的。况且你也曾为我背诵过‘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这首《鹊桥仙》根本不是为我们写的,只是旁人闲情逸志的消遣。如果秦观和他妻子分别的时间有我们的万分之一,但只准他们每年见一次面,你看他还能有心思这样写!人们常说“小别胜新婚”,那大别呢?大别胜离婚!在第一个一千年,我眼巴巴地盼望过七夕;在第二个一千年,我义无反顾过七夕;在第三个一千年,我有责任过七夕;在第四个一千年,我……我真的有些疲倦了。”
    “牛郎,我又何尝不是这样呢!我一直觉得七月七日只是属于我们俩人的好日子,不是凡间凡人的调剂,尽管他们因我们而过,但他们过他们的,和我俩无关。在每年的其他日子里,也许我会有自伤自怜的时候,可是在七月七日,我从不会有一丝一毫的感伤情绪,总是怀着当初和你一见钟情的感觉到鹊桥上迎接你,因为我永远记得我母亲是怎样拆散我们俩的!”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从前总是认真渡过每一个七夕的原因,这就是为什么我在七夕总能看到一个美丽依然、风情万种的原版织女。每一年的今天我都无法找寻到你的一丝改变。可是织女,难道我们要永远这样下去吗?一直到银河系化为黑洞,让我们再也找不到通往鹊桥的天路。”
    “那么,你想让我怎么做?”织女已经明白牛郎的意思了。
    “想想很可笑也很荒谬!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的名字也被世人诽谤和滥用了。世间有的人被别的人称为“午夜牛郎”,你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也许某种意义上,他们都比我们幸福!”
    “你看你看!这首打油诗!”牛郎从电离层的卫星频率中捕捉到一条人间好事者发的短信,“我念给你听:牛郎织女枉断肠,一年才叫一次床。不如从此分手去,红绡帐里觅鸳鸯!”
    “现在想来,也许我们应该把从前千万个七夕并作当初的三日来尽情享用。三日过后,我们永诀,何必最后给我母亲在我们之间画一道银河的机会!牛郎,我们不要再作恒星了,我们应该作彗星或流星!”
    说完这句话,织女衣袖一张,已经飘入星星点点璀灿的宇宙中,耳边牛郎最后一名话的回音在渐渐逝去:
    “织女,在我们相知的时候,我见你哭过;在我们成婚的时候,我见你哭过;在我们被拆散的时候,我见你哭过。我很高兴今晚没有再见到你的眼泪。”织女忽然感到一种如释重负的解脱。而在这一瞬间,牛郎也感应到了织女的感受,不禁一股莫名的感激涌上心头。
       深宫里的王母娘娘懒懒地打了个哈欠,念头一动,突然很想去银河鹊桥故地重游。当她来到现场,但见“叮叮当当”之声不绝于耳,众喜鹊忙得不亦乐乎,正在拆桥。和往年不同的是,喜鹊们把拆下的桥梁材料尽可能地堆在一起,准备运走。
    “你们这是干什么?”
    “我们下岗了,永远下岗了!我们要把这些梁材拿回去收藏起来,这可是难得的文物啊!如果娘娘不介意,干脆把当年画银河用的玉簪子一并送给我们算了!”
       王母娘娘也立即明白了:“我彻底输了!当初牛郎和织女一年相见一次的规矩是我定下来的,我没有想到他们现在会用这种方式打破它。他们真的是散了,可是我却输得很惨!”
 
    “快看快看,牛郎星和织女星的光芒正在慢慢消失!”她忍不住大叫起来。他们不知道,就在他们惊讶之中,星际的传奇已经改变了。(2006年4月10日)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