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赛李敖甚精不愚斋

编为一家言 以备史阙文

 
 
 

日志

 
 
关于我

左手执庖丁之牛刀,右手握班超之投笔,遗世而独立。任尔东风西风,我植青松一棵。任他白猫黑猫,我做老鼠一只。出身工人家庭(不敢高攀工人阶级),身为小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又名“李迦牟尼”。高举李敖主义的大旗,中国智慧党党员。

网易考拉推荐

阿Q二世台湾沉浮录(小说)  

2010-04-02 09:44:00|  分类: 短篇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最后一次见到阿Q二世是在台北的土城监狱里。本来我一直以为,这辈子在黑压压一片大块头保镖的隔绝下,我这种一介草民,尽管还算是他曾经的老相识,永远也不会受到他那种层级的大人物的接见。谁能想得到呢,最后还是我主动去看望了他。

    我永远忘不了那次会面的情形。

    阿Q二世曾经是这个鬼岛上的前领导人,才干了八年任满去职就因为涉嫌洗钱等贪腐行为被检控,目前关在土城监狱里。这所监狱太有名了,关过李敖、关过谢聪明、关过柏杨、关过共产党,还曾关过他阿Q二世。不过后来他们全都陆陆续续出狱了,而且由于他们的抗争,这所监狱永远不会再以相同的理由关他们了。以前他们坐牢,虽然也是“罪犯”,但是坐得理直气壮,和那些杀人犯、强奸犯、盗窃犯是多么不同!可是现在,阿Q二世再度进宫,关得又是那么理所当然。本来嘛,监狱之设,关象他现在这样的人,也曾是他以前矢志奋斗的目标之一啊!阿Q二世如今想取保候审亦不可得,一个星期才能洗一回澡,可是又怨得了谁呢?

    既然是以故旧之情去看他,想这些做什么?我不情愿地收回了思绪。隔着监狱的铁栏杆以及模糊的安全玻璃,我拿起了电话。电话那头的阿Q二世见到他的老同乡,苍白和苍老的脸上感动、无辜、怨恨一起就迸发出来,不过瞬间就恢复了常态。

    “我给你带了一些饭团以及家乡的特产,还有水果。”我先打破空气中的沉寂。

    他听到饭团,只是微微震了一下,平淡地说:“谢谢你!谢谢你来看我!”

    他欲言又止,不过最后还是开口了:“案子没有你想象得那么简单,其实……”

    “其实我看事情一向就很简单!现在就是天后娘娘也保不了你了!”我冲口而出,对这样从来都没有过的抢断,连我自己都觉得吃惊。

    象我这样的小人物,既不能给他出谋划策,他也不方便给我面授机宜,也就没有什么好谈的了。我放下了电话,就这样结束了探望。回去的时候,我颠簸在崎岖蜿蜒的山路上,回想阿Q二世大半辈子的浮浮沉沉,不胜感慨……(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