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赛李敖甚精不愚斋

编为一家言 以备史阙文

 
 
 

日志

 
 
关于我

左手执庖丁之牛刀,右手握班超之投笔,遗世而独立。任尔东风西风,我植青松一棵。任他白猫黑猫,我做老鼠一只。出身工人家庭(不敢高攀工人阶级),身为小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又名“李迦牟尼”。高举李敖主义的大旗,中国智慧党党员。

网易考拉推荐

警评之驳王蒙  

2009-06-26 19:53:00|  分类: 三评之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新社北京二00八年十二月二日电登出对作家王蒙的专访。他引胡适的话,自诩为“我是不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此亦不同寻常。他认为“把现在的世道人心说成漆黑一团,并不公道。中华民族是伟大民族,同时也是饥饿的民族。饥饿了那么久,见到物质的东西有股子往上扑的劲儿,情有可原。”当过中央大员的王蒙不赞同“问题都是改革开放造成”的说法:“我不认为是改革开放使道德堕落,世风日下。我宁可把这些问题的理解转为对权力的监督,对核心价值的重建和确认。这个确认不是说通过领导的一次会议一个文件,而是在人心里得到重建和确认。”王蒙又说:“中国大多数知识分子并没有如某些人所希望或想象的那样,采取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路线势不两立的立场,这是国家之福。中国再也经不起折腾,她需要的不是新的暴力革命和分裂,而是改进、改革和改良。” 这些看法都很能引人共鸣。

    最值得注意地是王蒙对中国知识分子和西化的观点,这引起了赛李敖的注意以及辨难的兴趣。他说:

    “在改革开放之初,知识分子的想法并不一样,有人认为会有一个非常大的改变,就是相当的西化,这些知识分子占一少部分。进入到九十年代以后,中国知识分子面对体制的有效运作,大多数的人放弃了全盘西化或基本西化的幻想,开始思考在现行体制下如何做出对社会、民众有利的事情,也可以说,实现或部分实现了与社会体制的和解或一致。 ”

    这段话里可议、可驳的问题很多。

    第一,“中国知识分子”是个“布其河汉无极”的指称范围,太宽太大太模糊了,所以你不知道王蒙用的什么方法从中分辨或确定出“占一少部分”的西化知识分子以及放弃西化的“大多数的人”。事实上,王蒙所说的“中国知识分子”也仅仅局限在“文、哲、史、政”这类没落或边缘化的人文类的知识分子群里。而这里面,尤其是部分治西方哲学、史学类的知识分子,如果了解西方哲学、史学的发达非吾国可较,也是不敢轻言放不放弃的。而部分文学、新儒学(包括传统朴学和史学)、政治理论类的知识分子,我们向来都知道最好说大话、吹大牛的就是他们!(赛李敖按:参见李敖《给谈中西文化的人看看病》,赛李敖《给谈中西文化的人抽抽样》)但国画家面对油画,似乎是个不太敢吹大牛的例外。除此而外的知识分子,如艺术类(西洋音乐、油画、建筑、雕塑)、法学类、社会学类、经济类、自然科学类,对西学学还学不过来呢,连英、德、法、意、西等外语学都没有学好呢,更遑论什么放弃不放弃了!

    第二,全盘西化或基本西化的理论事涉敏感,是政治不正确的,仅限于悄悄的、做贼式的学术思想研究,是不能公开讨论的。我们所公开见到的都是对西化或胡适、李敖一边倒的批判,我想做过“一官二吏”文化部长的“老九”王蒙绝对最清楚或比我们更清楚个中三味。在这种宪法都无能为力的游戏规则下,大家却主动放弃了自己的学说,天下宁有是理乎?王蒙说全盘西化或基本西化是幻想,其实考虑到国人“只做不说”的双重分裂人格,或者意识形态上的攻防,或者把鸵鸟们的头从沙子里拽出来,你就会承认近代以来中国社会西化之深。远的就不说了,有计划的商品经济(这种非驴非马的词把关贸谈判的洋鬼子整晕了,搞不懂是什么意思)岂非本土乎,但已转变为市场经济,而市场经济岂非西化乎?社会保障制度、医疗保障制度岂非西化乎?再如刚施行不久的“经济宪法”《反垄断法》,尚属框架粗成,然内容几乎完全抄自美国、欧盟、日本,西化得绝对超乎文人王蒙的想象!事实上,从一种更博大的见识来洞察,马克思主义的老祖宗又何尝不是西方文化和西方思想呢?

    第三,即使我们承认王蒙假设的“一少部分”和“大多数的人”,但是你别忘了东西方文化的辨析不是直选村主任或大队长,多数决的规则不适用。在真理的求索上,往往正确的只是“一少部分”独立的知识分子或学人,而大多数人都是盲从的笨蛋!

     人,尤其是中国人,老了呢就喜欢当和事佬,所以王蒙说:“中国已经动荡了一百六十八年,国人对社会批判得已经够狠了,现在的人们渴望一种建设性。历史给中国知识分子提供了一个建设性的基础工作,就是在相对稳定的情况下、在现有基础上来寻找更好的社会。” 赛李敖以为批判和建设性并不矛盾和相悖。一方面,批判者恒批判之,建设者恒建设之。另一方面,批判和建设又有因果关系,也只是在批判后我们才接着建设的。美国语言学家乔姆斯基说知识分子的天职就是和权力作对,并身体力行,此又东人应西化的思想也。

                           2009年4月2日凌晨一时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