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赛李敖甚精不愚斋

编为一家言 以备史阙文

 
 
 

日志

 
 
关于我

左手执庖丁之牛刀,右手握班超之投笔,遗世而独立。任尔东风西风,我植青松一棵。任他白猫黑猫,我做老鼠一只。出身工人家庭(不敢高攀工人阶级),身为小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又名“李迦牟尼”。高举李敖主义的大旗,中国智慧党党员。

网易考拉推荐

喻评之一只鞋子的自白  

2009-06-26 19:4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唤作“温布尔蹬”。虽然是名牌,但我只是一只鞋子。

  我的历史已不可考,先祖不知何许“人”也,亦不详其姓字。但记忆深处,依稀记得是从草鞋、布鞋、皮鞋这样的历程走过来的,而且也模糊感到我的参照物一直是大脚、小脚、毛脚和港脚。我不敢自夸自从有了人类就有了我,但我和人类,或者更确切地说和人类的脚,成了命运相连的共同体。我承认我有辉煌的身世,也是名利场中的常客,但我其实并不能主宰自己的命运。我的命运自始就完全绝对由人类来决定。说来虽然倍感凄凉和心酸,但命该如此,也就只能强颜欢笑了。

  除了世界上很少一部分炎热地区的野蛮人不甩我之外,我的家族诚可谓“人丁”兴旺,算起来恐怕要比人类的六十亿还多吧。作为一种必然的投射,我的家族也一样等级森严。象印度阿三的习俗一样,从工厂一出生就决定了我们的种姓贵贱。高、中、低三档鞋子,各为其主,各安天命,决不互相攀比,也决不僭越分亳。然而众生平等,是无论贵贱高下的。新的时候,我们西装革履,踌躇满志,意气风发;旧的时候,我们弊衣烂履,千疮百孔,臭气熏天。鲜能逃过“弃若弊屦”的归宿者。更有一干不道德的古今男女,好象是中国的,削足适履,竟将“破鞋”之名绳之以非处女的中国女人,真是对我辈可怜亲友的污蔑和侮辱了!至于三寸金莲、权作定情物之类,更是中国女人的悲剧和永远的痛了!

  不过,我也有芳心窃喜、成人之美的佳话,也有布施雨露、大献爱心的轶事。当灰姑娘穿上我的水晶化身,凭自己的执著,美梦成真的时候,她谱写了一曲西方别样的纯情童话和金玉良缘。当圣诞老人套上笨重的我,背上和我相亲相爱、相依为命的长统袜,架着驯鹿和雪橇,在大雪纷飞的夜晚,把希望、忡憬、温暖和满足带给天真孩子的时候,我也成了他们健康成长的一部分!当然,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我也有身不由己、奈何从贼的难言之隐。菲律宾前总统,好象是个失败的独裁者,他那位玉婆夫人伊梅尔达,用他们贪污的国库金银,买下无数双我的姐妹金屋裸示,实乃鞋林之奇耻!台湾的“立法院”,台独水性的女议员鞋子乱飞,扑向王金平的半秃头作势欲强吻,叫我情何以堪!李敖大师反讽台独分子,质询“行政院”台独院长全秃头苏贞昌,拿着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警示台独分子的时候,竟遭厚颜无耻之另一“狗屎”台独分子拉扯,让我心胆欲裂!相传还有一位社会帝国主义的总书记、大秃头赫鲁晓夫在联合国大雅之堂上,脱下我将讲台敲得梆梆响,大显其淫威,又令我痛不欲生!我既恨之,又哭之,又哀之!非独自恨自哭自哀也!一恨台独分子、赫鲁晓夫不自检束,惑乱名教也!二哭天机泄露,致令世人恍然大悟也!三哀邦之利器示于人,从此庙堂之上再无宁日矣!

  勿谓吾言之不豫也!这不,恨与哭与哀之声犹在耳,就在电视新闻上看见家兄招呼也不打,径自扑向美帝总统布什,欲痛加修理,为无数无辜安拉的子民报仇雪恨也。当时的他,正在讲台上喋喋不休重复着“自由、民主”的谎言,而周身之外的伊国,则早已生灵涂炭,饱受战争之苦矣!虽其西部牛仔身段敏捷,兼有功夫熊猫的招式,一缩身总算躲过一劫,但那丑在全球面前也丢得差不多了!此情此景,莫不令人觉得鄙夷、滑稽、讽刺、无厘头、后现代和无如之何的苦笑。而美帝的霸权兴衰也永远定格在这历史性的时刻。一百年后,再睹刘陵坟上土,这位总统给人的记忆除了一场失败而血腥的战争,另一场遥遥无期的战争,印象最鲜活的恐怕不是他的届任,而是他狼狈躲过一只臭鞋的动画。在他的指令下,曾经无数充满撒旦死亡气息而又最先进的导弹狂轰滥炸;而他总统最后任期的句号,竟是一只射向他的毫无杀伤力也不精确制导的皮鞋!虽然他表现得很有风度而不服气,可是我们都知道这对他来说真是太公平不过了!也许这也是一种令人无奈的历史正义。他的爸爸说历史会评价他的儿子,不,我看不需要劳驾三个臭皮匠的智慧,一只臭皮鞋就够了!只是可怜了那名叫扎伊迪的记者,虽伊国目为英雄,落单的那只皮鞋也身价十倍且立为铜像,但现场就被同胞揍得鼻青脸肿,拖了下去,风传将惨遭求刑十五年。于是不禁临地而叹曰:乃知鞋者非凶器,圣人不得已而用之!

  然而既有不得已而用之者,则率尔而用之者亦何可胜道也哉?君不见布什面上赧色未消,忽窃喜英伦三岛学府之上,匹夫一怒之下,舍弟又仓瘁不翼而飞,中道崩殂于中国总理冷眼旁观之处。又惊闻兄弟伙以色列驻瑞典大使本尼·达加恩步其后尘,再遭吾一红颜知己袭胸。三国虽不期而遇之,然美帝、以帝大小霸权穷兵黩武,惟铁血是用,而中国不与焉,此又臭皮匠之不可不辨者也。

  嗟乎!我只是一只鞋子而已!对人类而言,小可虽有“一日不可无此物”、“须臾不可或缺”的地位,但更满足于他们日常对我的视而不见。我真的不想成为人类政治纷争的牺牲品,尽管我愿意成为人们抗争的道具!命运多舛、身世离奇的我,本想脚踏实地,在庄子的玄学世界里尽其无用之用,善保足下而殁,看来是——难啊!

                     2009年2月5日初稿

                    2009年2月21日改定

  评论这张
 
阅读(7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