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赛李敖甚精不愚斋

编为一家言 以备史阙文

 
 
 

日志

 
 
关于我

左手执庖丁之牛刀,右手握班超之投笔,遗世而独立。任尔东风西风,我植青松一棵。任他白猫黑猫,我做老鼠一只。出身工人家庭(不敢高攀工人阶级),身为小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又名“李迦牟尼”。高举李敖主义的大旗,中国智慧党党员。

网易考拉推荐

赛李敖醒世评论之政治厕所和厕所政治  

2007-07-08 22:39: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政治和厕所的暧昧关系,求诸中国传统经典,最早从西周文王之初就开始了。春秋时期的鲁国史家左丘明秉笔直书、善恶无隐,在有意无意之中,为我们保留了二、三千年前政治和厕所最原始的风貌。

  《国语·晋语·胥臣论教诲之力》记胥臣说“臣闻昔者太任娠文王不变,少溲於豕牢,而得文王不疾焉。”猪圈有厕所之用,至今农村中犹屡见不鲜,可见太任小便时惊动胎息,文王生于厕所中是无疑的了。至少要比简狄吞玄鸟卵生契、姜嫄发情践巨人迹生后稷或者孙悟空破卵而出要可信得多。所谓英雄不问出身,文王日后能“享国五十年”,“三分天下有其二”,且五百载以下令孔圣人爱羡而称颂不已,实肇兆于居家之厕所中。可见这种厕所实不能与寻常人家的相提并论,姑以“政治厕所”名之。

《左传·成公十年》记晋卿大夫赵婴齐与赵庄姬私通,为二兄放逐齐国,赵氏政敌栾氏趁机发难,兼以赵庄姬之谗,晋景公乃族灭赵氏。赵之先祖绝后而披发为厉鬼,托梦报仇,为疾于晋侯,在膏肓之间,医莫能救,桑田巫甚至预言他“不食新矣!”活不过尝新麦的时候。偏偏晋侯就是不信邪:“六月丙午,晋侯欲麦,使人献麦,馈人为之,召桑田,示而杀之。将食,张(腹胀),如厕,陷而卒。”赵氏先祖总算在厕所中报了绝后之仇。《左传·哀公十五年》记卫国太子蒯聩因其姊孔伯姬回国夺权:“既食,孔伯姬杖戈而先,大子与五人介……迫孔悝(伯姬子)於厕,强盟之,遂劫以登台。”这种不登大雅之堂,姐弟俩在厕所里强逼定约,迫权臣儿子外甥拥立,卒身登大宝,倒也别开春秋政治另一生面。搞政治搞得无远弗届,一直搞到厕所里,这种政治可称之为“厕所政治”。

  《左传》中提到厕所的地方不过三处,可是尝一勺而知鼎味,它遥遥预示传统政治必将在厕所这个小小的舞台上演出一幕幕肮脏、血腥、荒唐和悲欢的活剧。

  《史记·刺客列传》记赵、韩、魏三家灭智伯而分其地,豫让坚持“士为知己者死,女为说己者容”,欲为智伯报仇。“乃变名姓为刑人,入宫涂厕,中挟匕首,欲以刺襄子。襄子如厕,心动,执问涂厕之刑人,则豫让,……左右欲诛之。襄子曰:‘彼义人也,吾谨避之耳。且智伯亡无后,而其臣欲为报仇,此天下之贤人也。’卒醳去之。”但豫让死志已决,屡次刺杀赵襄子,最后赵襄子成全了他“……于是襄子大义之,乃使使持衣与豫让。豫让拔剑三跃而击之,曰:‘吾可以下报智伯矣。’遂伏剑自杀。死之日,赵国志士闻之,皆为涕泣。”厕所政治关乎侠客杀身取义、忠心不二的传统道德一至于斯!

《史记·范睢蔡泽列传》记战国魏人范睢微时从须贾使齐,“齐襄王闻睢辨口,乃使人赐睢金十斤及牛酒,睢辞谢不敢受。”不料“须贾知之大怒,”以为范睢里通外国才得此赏,乃“令睢受其牛酒,还其金。”回去后就向魏相魏齐告了范睢一状,令范睢飞来横祸,大倒其霉。“魏齐大怒,使舍人笞击睢,折胁摺齿。”一顿暴打,打断肋骨,打落牙齿。“睢详死,即卷以箦,置厕中。宾客饮者醉,更溺睢,故僇辱以惩后,令无妄言者。”后来范睢更名“张禄”,逃往秦国,一悟万乘之主,飞黄腾达,位至秦相,果然大张其禄,有了报仇的资本。先借须贾使秦的机会,凌辱报复了须贾。“范睢大供具,尽请诸侯使,与坐堂上,食饮甚设。而坐须贾于堂下,置莝豆其前,令两黥徒夹而马食之。”骇得须贾从此“不敢复读天下之书,不敢复与天下之事。”接着扬言“为我告魏王,急持魏齐头来。不然者,我且屠大梁。”荣宠得连秦昭王也帮他公报私仇,逼得魏齐亡命外国,到处申请政治避难,最后走投无路,愤而自杀。这种因厕所而结怨成仇,辱二士,杀一相,几酿大国兵戎相见,真可谓“牵一厕而动战国”。厕所政治倾诸侯、危士臣、构怨于国一至于斯!

《史记·李斯列传》记李斯“年少时为郡小吏”,看见“吏舍厕中”的老鼠吃大便,吃都吃得不安心,“数惊恐之。”又见到粮仓中的老鼠“食积粟,居大庑之下,不见人犬之忧。於是李斯乃叹曰‘人之贤不肖譬如鼠矣,在所自处耳。’”从此悟到得君行道的政治哲学,可见厕所之启人心智,开人心窍。后来李斯位极人臣之尊,助始皇混一天下,焚书坑儒也,谗害同学韩非也,勾结赵高拥立胡亥也,无役不与,要之“自处”之道耳。不料“自处”得过了头,终被赵高榜掠千余,遍施五刑后腰斩、夷三族,“吾欲与若复牵黄犬俱出上蔡东门逐狡兔”而不可得。厕所政治之翻云覆雨,变幻无常,一至于斯!

《史记·项羽本纪》记项羽摆下鸿门宴,一番刀光剑影,勾心斗角后,“沛公起如厕,因召樊哙出。”出来后,赶紧在“大行不顾细谨,大礼辞小让”的理由下,“脱身独骑”逃往大本营,捡回一条命。此后,刘邦能在“夫秦失其政,诸侯豪杰并起,人人自以为得之者以万数”的大势中,与项羽决战垓下,令“天下绝望”,当年鸿门宴上如厕尿遁厥功甚伟。而刘氏家天下的逆取,实一厕所系之。厕所政治的波谲云诡,间不容发,一至于斯!

《史记·吕太后本纪》记刘邦“得定陶戚姬,爱幸,生赵隐王如意。……常从上之关,日夜啼泣,欲立其子代太子。……如意立赵王后,几代太子者数矣,……。”所以“吕后最怨戚夫人及其子赵王,乃令永巷囚戚夫人”,在酖杀赵王后,“太后遂断戚夫人手足,去眼,煇耳,饮喑药,使居厕中,命曰“人彘”。居数日,乃召孝惠帝观人彘。孝惠见,问,乃知其戚夫人,乃大哭,因病,岁余不能起。使人请太后曰:‘此非人所为。臣为太后子,终不能治天下’。孝惠以此日饮为淫乐,不听政,故有病也。”本来刘邦死后,戚夫人及赵王已不成威胁,吕后还如此奇妒,赶尽杀绝;而皇家厕所见证红颜薄命,又使汉家天子不问政治,厕所政治的残忍与残酷一至于斯!吕后死后,大臣谋诛诸吕,“朱虚侯请卒……逐产,杀之郎中府吏厕中。” 一代侯王的下场不过如此,厕所政治攸关汉家安危与血食一至于斯!至如“贾姬如厕,野彘卒入厕。上(汉景帝)目(郅)都,都不行。上欲自持兵救贾姬,都伏上前曰:‘亡一姬复一姬进,天下所少宁贾姬等乎?陛下纵自轻,奈宗庙太后何。’上还,彘亦去。太后闻之,赐都金百斤,由此重郅都。”酷吏列传)“大将军(卫)青侍中,上(汉武帝)踞厕而视之。丞相弘燕见,上或时不冠。至如黯见,上不冠不见也……其见敬礼如此。” (汲黯郑当时列传)又是汉家厕所政治的外一章了。

  四十九年前,汪伪政权的监察院长梁鸿志被枪毙前曾说天下有两件事最脏,而男人最喜欢搞,其中一件就是政治。今天我们以《史记》为抽样,翻检政治厕所和厕所政治的历史一页,对传统政治肮脏的程度,又别有会心矣。所以寄语天下人,政治厕所万万不可上!

2005年6月20日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